文笔比较,嗯…质朴,一般都悲伤中带温馨吧。
常混乙女,圈小。
胆子比较小,自说自话的厉害。但是请评论我……
对腐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别人觉得是基情的在我看来都是正常兄弟情啦……(扶额)
以前都是黑历史。
头像来自刀剑圈阿丞丞太太,不要私自用。

梦境之槲寄生

前言:这个故事是梦里的故事,大概是因为我和舍友说了槲寄生下亲吻不能拒绝的传统,然后做梦失眠了。麻烦请自行搭配一片暖白色的背景色……鬼知道我写的是什么男女主还没名字。请无视我写文过程中的间歇性抽风。女主克制撩的能力特别强_(:з」∠)_简称没啥情商。

        大学里找一份兼职是很正常的。

        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

        结果看了看招聘网站不是对专业有要求,就是赤裸裸的透露出一种“来啊来啊这么划算怎么能不来呢,一来就知道我是骗你的啦”讯息的一堆广告。

        还是很想找份兼职让自己过得快活些,让父母轻松些。

        “啊——”她叹了口气,沮丧的往学校的方向走着。

        学校有点大,走回去往往要走很久。于是回校的那条长长的路上就常常会有各种各样莫名其妙出现的商店。也是个闲暇时的好去处。

        丧的时候做事是不经过脑子的。

        后知后觉站在一间花店前面的她如是想到。

        不知道拐进了哪个胡同,突然就在尽头发现了一间花店。外表与其他商店有挺大的不同,它只留了一扇青色的门和看不清虚实的窗子,其余皆是青灰色砖瓦。那扇门主体是木门,上半部分是玻璃,门边上虚虚实实缠绕着的小藤萝伸向那扇窗,门上有一串铃铛。那扇窗周边也是缠绕着藤蔓的枝叶,却没有给人一种凌乱的感觉。

        但是花店意味着——贵、买不起。小花店里面逛而不买是很尴尬的存在,表示更喜欢逛花鸟市场。她纠结了一下,抬脚立马转身离去。

        结果刚刚转身就听见后面门打开带动的铃铛声。

        想走。——她。

        哎嘿不让走。——他。

        “看小姑娘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了,不进来看看吗?”是个很温柔的男声。

        所以那扇窗子竟然能够看得清楚外面吗!?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是这个想法,结果有那么一瞬间想打死脑回路清奇的自己。

        他看着面前那个背对自己当鸵鸟的女孩子轻轻笑了一下。还像记忆里的一样呢,估计在想着怎么逃跑吧。他直接伸出手拍了拍她的一侧,继而又缩回手恢复一开始的模样。

        她感受到有人碰自己的一瞬间条件反射的转身防备。

        转过身的时候入目的是一个微笑着看自己的男孩子,笑起来很干净,穿着也是邻家大男孩的样子,亲切而普通。怀里抱着一只白猫,一只手上拿着一串槲寄生。

        然后她就被对方直接把猫塞在怀里的半推半就的进了店里。

        【猫色诱人,论有一只乖猫来招生意的重要性yep】

        进了门才发现门背面的上面还挂着一串槲寄生。

        槲寄生不是很常见的东西……吧?她平日逛花鸟市场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槲寄生的存在。大概是店家的喜好吧?陌生人,她也没有勇气一下子问出来。

        她本来只想逛一逛然后假装遗憾的迅速奔出门的,奈何店家的布置太棒……没有想象中的很阴暗的感觉,进来以后反倒是觉得一片干净。总体色调是暖白色的,花束放的不是很聚集,但又有它们各自属于的地方,甚至背后的墙纸也是为了映衬这些花束贴的。花束也不是很多,更多的花是还生长在土里的,难以想象店的后半间是个小型的花园暖房。

        她羡慕的看着那些花。实际上她不是很喜欢花束,她更喜欢种在土里的花,而且她还更喜欢种花,尤其是种花的过程。

        他在她侧面,看着她逐渐柔和的脸庞也悄悄地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刚刚在窗那边,就看到她一脸愁容的。

        她后知后觉可惜的收回了眼光,“你这里很棒呢。但是没有我需要的东西,所以抱歉。”把怀里乖巧趴着的猫咪放在一旁的沙发上之后,习惯性的双手合十抱歉了一句便走向门口。

        他没反应过来,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都已经伸向门把手了。他赶忙跑过去,一把抓住她握在门把手上的手。

        槲寄生下,两双交叠的手。

        她很少和男孩子接触。这次的这个接触让她瞬间不知所措的爆红了脸,一瞬间差点甩掉那只手。她害羞的眼睛都泛红了,不知所措的抬头看向他。

        他低下头看着臂弯中【因为身高问题而微妙的巧合】害羞到眼睛都泛泪不知所措回望他的女孩子,有点想笑,得逞的笑容。但是他忍住了,强忍。现在还不是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他把她的手从门把手上拿下来便放开了,假装没有看见她把手放到身后两只手互相摩擦的小动作。

        “你在这里没有需要的东西,但是我,我有需要的东西在你身上。”

        ‘……是钱吧’,她有些绝望的想到,‘大概要被大宰一顿了……’

        “我这里缺个帮手”,他清咳了一声拉回她游离太空的思绪,她果然没体会我的意思……大概是把我想成奸商了。“你愿意来帮我修修花枝一起经营吗?”

        “好啊。”一秒把自己卖掉,后知后觉,“啊不是,兼职有什么合同或者说要求吗?”

        “没什么要求 ,只看有缘人。”他故弄玄虚的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稀里糊涂的写了份合同找到了一份工作,她有点难以置信,他在她临走的时候送了一串槲寄生。

        第二日她如约来打工,他也坐在门边的沙发里等着她敲门。实际上做的事情并不多,就是在暖房修修花枝,打扫落下的枝叶,顺带装饰一下那些花束并且接待前来买花的客户。因为这些都有他一块搭手不是交给她一个人来的,所以她甚至可以闲下来逗会儿猫。一直以为这店这么偏僻估计生意也挺清淡,而且店还没名字。结果店的生意算是出乎意料的还算不错,尤其是吸引女性顾客。

        在后面的工作里才发现店其实是有名字的——寄生。不过这个店名的牌子被扔在了角落。所以这就是他特别喜欢槲寄生的原因?相处的时间长了,她也就逐渐放开了,还互相起了昵称来方便称呼。

        哎呀。有个女孩子经常来这里呢,不过一直针对她。导致她对那个女孩子特别头疼。这天那个女孩子又来了,她一如既往地迅速躲进暖房。

        那个女孩子一看她不在,气冲冲的指着他质问道:“以前我问你要不我在这里帮你忙你说你不要,为什么她就可以!?而且,而且!她她她根本不如我!”

        暖房的隔音不是特别好。她在暖房里听见了一些话语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我勤劳我快乐我也不知道。

        他慵懒的坐在沙发里,只是抬了抬眼皮。“在我看来,没有谁比得上她。知道我为什么待在这里这么久吗?就是为了等她。闹够了吗,你成为她的困扰就不再是我要接待的存在了。”

        他说这些话带着慵懒和不可置疑。暖房里听不真切稍微低点的声音。

        只是听见摔门声她才探出头来发现她一只手臂捂着眼睛跑远了。

        他站在暖房边上,看见她探出头来便摸着她的头,对方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笑着说,“没事了,这个让你困扰的人,不会再来了。”

        ……妈妈我感觉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温柔的人。

        日常生活的温馨,处处的维护和温柔以待。再怎样的铁石心肠也会融化吧?

        她撑着头趴在窗台上,透过倒影偷偷瞥着他的身影。

        我对他,是喜欢吗?

        是吧。

        对,我喜欢他。

        但是我这种差劲的人……

        她这几日的心情陷入了低沉。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一年的付出,如今她大概也明白她自己的心意了吧。那么我也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意了……还有……啊……这段日子真幸福啊……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当初遇见的日子——12.25,她还在踌躇,那就只有他扔直球了。

        门上的槲寄生又换了一串。她的手搭在门把手上正准备回去。他喊住了她,她茫然的回头用眼神询问。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走上前把手搭在她放在门把手上的手。她这次没有第一次那么不知所措,只是垂着眼‘希望自己抱着的不是虚无的期待吧……’

        他进一步把她拥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知道吗。在这一天,在槲寄生下亲吻你,你是不能拒绝的……”她看着他的脸渐渐贴近,紧张的抿起了嘴,“我我我我……我喜欢你……”终于说出来了,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停下了动作,复又笑了起来,笑到眼角带了泪水,“我等这一句话……等了太久了……”他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知道店为什么叫寄生吗?”他把她抱在怀里问道。

        “难道不是你喜欢槲寄生吗?”她理所当然的回答了当初的想法。

        “这只是我可以亲吻你的理由。其次,寄生,寄生。寄希望于来生……我,真的很爱你……时间到了……我也要走了……”最后一次紧紧的抱着她,她转头的时候那个臂弯渐渐的变得虚无……整个人都开始渐渐透明……

        她伸出手却触碰不到他的任何,连带着周遭的景色也渐渐消散。眼前的景色渐渐被眼泪模糊,她擦掉眼泪努力扬起笑容,“告诉我,这是梦吗?”

        “不是哦”,他的声音像是随时会被风带走一般的缥缈,“这是我用最后的余生换来的……知道你的心意也值了……”

        余生遇见你,皆是欢喜。

        “还会再见面吗?”

        “……如果……如果你希望……”后面的话语已经飘散在风里。

        她再睁眼的时候,身处商业街喧闹的街上,到处是过节的气氛,灯火。

        她的手里静静躺着一束槲寄生。她不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但是她感到悲伤的想哭。

        她抬头看着夜空想制止自己的泪水。

        一片雪花静静的吻了她的嘴唇,然后消散在风中。

【全文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