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比较,嗯…质朴,一般都悲伤中带温馨吧。
常混乙女,圈小。
胆子比较小,自说自话的厉害。但是请评论我……
对腐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别人觉得是基情的在我看来都是正常兄弟情啦……(扶额)
以前都是黑历史。
头像来自刀剑圈阿丞丞太太,不要私自用。

魔女,小丑,鸽子以及花

涉杏魔女paro:(其实跑得已经很远了不是普通的养成梗了大概……)
我流涉杏(很努力的揣摩角色了)。Ooc算我的,是想在写可能成为中篇长度的剧情文之前放飞自我的一篇(然后不小心写多……)。_(:з)∠)_同时也想借此和太太说——太太我有认真在构思在写的——这样的……(怕兮兮的艾特一下太太 @南灯-赶稿停更 )

认真的和基友改了三天。(我爱她!!!!)但是我文风浅淡还老带悲实在是写不出轰轰烈烈的相爱感觉【对不起我没谈过恋爱QAQ】。希望食用愉快。

名字是仿照:面包、汤、猫咪以及好天气的。【其实我是个起名废】

 

 

        杏如往常一样在店里采购生活所需要的东西。 

        当她路过店内一扇为通风而敞开的天窗下时,一只鸽子衔着一支玫瑰花落到少女肩头。少女动作熟稔地摸了摸鸽子的头,接过了那支花。花瓣上还沾着晨露,花茎被人细心的剃去了刺。

        大概又是涉起早去摘的吧。杏在心里这样想到,嘴角不自觉的晕开笑意。

        起初和那孩子的相遇还是挺乌龙的。杏将空着的右手放到鸽子面前,鸽子乖巧的跳上杏的手背,享受着她的抚摸。

        本来那天杏和平常一样采购了炼药所需要的素材后走到偏僻处,见四下无人,便吹了声口哨唤来飞天扫帚,如往常一样坐上飞天扫帚,刚准备动身就被人扯住了斗篷。

        “?”杏略带茫然的转过头,一只白鸽扑面而来。

        “!!!”伴着声意味不明的悲鸣,她差点从扫帚柄上摔下去。

        “Amazing☆发现了魔女小姐!!是的是的,犯人就是我。正是、是你的日日树涉……☆”

        面前的少年夸张的一把洒出大片蔷薇花瓣,刚刚吓到她的鸽子此刻也安顺地站在他的肩膀上。

        杏一时间看呆了,饶是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岁月,杏也不得不承认第一次看到那么好看的人。少年柔软的水色长发被林间的微风挑起,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现着如丝绸一般的弧光,左边一束头发还细巧的束了一串三股辫,另一束则是俏皮的盘起来。紫色的双眸略带兴趣的看着自己,半弯下腰做出绅士的敬礼动作。蔷薇花瓣之间,少年的笑靥也如同阳光下盛开的蔷薇一样美好。

        杏抿了抿嘴,直觉告诉她面前的少年没有敌意,或许会与过去她遭遇到的那些人不同吧。她试探性地伸出手,一个小小的法阵转瞬即逝,手指间一朵盛开的蔷薇花娇艳欲滴。

        杏偷偷观察少年的表情,那位小小少年惊讶地张开嘴,她心底一颤,虚握着花茎的手指紧张地捏起,下意识地要像过去千百次所做的那样转身逃跑。反正魔女之名让她背负的传闻已经够多了,再多那么一两个也无妨——

        突然那少年笑起来,紫色的眼睛亮闪闪的,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唔哇!竟然能吓到我!真不愧是魔女小姐呢☆!这是何等令人惊讶!”

        少年接过了那朵花的时候杏同他一起浅浅地笑了,接着她转身离开了。

        无言的纯朴所表示的情感,才是最丰富的。

        日日树涉仰头望着杏在阳光里逐渐缩小的身影,手指来回揉着柔韧的茎条。那位寡言的魔女小姐实际上极为淳朴,这让他萌生了想发掘她丰富情感的念头,能让他人快乐、露出丰富的表情不正是小丑的职责所在吗!amazing!想想就令人感到兴奋!

        接下来的日子杏惊讶地发现每日都有一只鸽子给她送来一支不同品种的花。

        ……虽然很开心但这要是些魔药素材该多好?

        回过神发现自己又产生任性念头的杏用力摇了摇头,哀叹自己大概是被魔法书籍洗了脑,一心只有魔法。她把单支的花随意地插进支细口瓶中,继续读她宝贵的魔法书,以为只不过是那位少年的一时起意。

        结果鸽子一直送到了今天。看着细口瓶中娇艳如初的花朵,杏有点被打动了,开始好奇第二天将会迎来什么样的花,是野外山谷边带着晨露的风铃草?还是镇子路沿边新近开放的矢车菊?

        杏从回忆里走出来,犹豫着要不要去见那些花的主人。她轻轻抬起手,鸽子便懂事的从她的手背跳下飞出了那家店。

        数了数要的东西选购的差不多了,转身准备去结账的时候却发现店家两手撑在柜台边吓唬他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

        “……在森林最深处,有一幢阴森的城堡,里面住着一位容貌艳丽、不老不死的魔女。敢光顾她居所的只有成群的蝙蝠、魔物。她魔力强大、恣意妄为、任性之至,不断更改自己的居所,唯一的乐趣就是——掳掠小孩!!!”

        被店主唬住的小孩连忙捂住耳朵眼睛,尖叫着四散开跑去。扶住个捂着眼直接撞到她腿上的孩子的脑袋,杏颇带无奈地开口:“您好,请帮忙结下账……”

        温婉柔和的声音打断了看自家满屋子乱跑孩子的店主的兴致。声音虽然温婉柔和,却意外地坚定。

        店主讪讪的收住了话题,转过身来为面前棕发蓝眼的少女清点货物结账。少女长的挺普通,很温和,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温和的气息,如同温在日光照耀下水底的鹅卵石。

        店家突然发现那位隔三差五来采购的少女那本来没有光、没有生气,平日一直被自己惋惜白白埋汰了的双眸,今日却带上了生气的眼睛璀璨的宛如上好的蓝水晶。

        “今天您很有精神呢。”店主一边往纸袋里装着东西,一边同杏聊起来。

        “嗯,因为今天收到了朵花。”杏回答的时候不自觉的拂过手侧的玫瑰。店家一下就注意到少女手侧的玫瑰花,理解的点点头。面前的少女目光触及花朵便柔和不少,应该是喜欢的人送的吧。

        “您是新搬来的吧?最近才见您来采购。”

        “……您记性真好,我是最近搬来的”,杏微微噎了一下,略带苦涩的回答。

        “那是那是,来店里的人我可都记得!”被称赞了的店家重新笑起来,却忽视了杏话语中的苦涩,“您外省来的吧!”

        “……是…是!我喜欢旅游,现在暂住在朋友家里,就在另一边。”杏开口吞吐了好几下,吐出的语句带着不安的急促,她的话语中藏着落寞和苦涩。那些本习以为常的被他人驱逐的记忆不受控制的涌上来。

        杏的确刚来这片地区不久,住的也的确是别人的房子,但不是什么朋友。

        到访这个地区的时候,因为巧合而无意敲开森林深处的简朴的一幢房子,发现前位居住于此的魔女非常洒脱地留下了张“去云游四海,随意居住,不会回来”的纸条以及满屋子齐备的家具。环顾屋内蒙了层薄灰的木纹家具,杏拉开张椅子拍掉椅面的灰坐下。新的木屋与她过去住的那间非常相像,只是——

        “快!快把魔女搜出来!不管死活!!”直到举着火把凶神恶煞的一群人往森林深处去了之后,杏才躲在岩石边角处松了一口气。

        比起魔女感觉那些人才更可怕吧……杏这么想着从几块岩石堆成的勉强委身之处艰难的爬出来,她拍了拍斗篷上的灰,盖上斗篷的帽子,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心情复杂的回望了森林另一头逐渐燃高的火焰——那是曾经的暂住之处。或者更细的来说,是曾是目前居住最久的暂住之处。橘色的火星随着傍晚的微风逐渐扬高,映红了小半边的天空。树木烧裂的噼啪声与飞鸟的悲鸣声不绝于耳,灼热的焦炭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像是来自地底的炼狱。

        火光映在那双不起波澜的蓝眸里,汇成了一种奇妙的景象。可惜无人发现,也无人赏识。

        杏看了一会儿墙壁的木纹便收回了目光。长久的永生岁月让她对“失去”这个词习以为常,只是不停的寻找暂住之所让她有些许烦躁。其实杏虽说是魔女,但却只能做出修复东西招来动物变出花朵这种稀疏平常的小事。撇开能力就和普通的乡野少女没有什么差别。但总有那么些人,害怕而又厌恶着微小的不同。

        要说杏是如何到这里的呢?是一只鸽子。在她逃难只凭感觉认路寻找居所的时候突然有一只鸽子搭上她的帽子,一直陪同她找到这里。大概这是命运吧,大概。一只引路鸽子带来的命运。带着她开始了新的生活。

 

        “好了!谢谢惠顾~”店家上扬的快乐音调把杏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杏回过神,点点头,付了账便快步离开了。她出了店之后微不可闻地舒了一口气。她的心情有点低落。四处游荡的落寞、被人驱逐的苦痛、日渐模糊的记忆的空落感一齐席上心头。她站在墙角,有点崩溃地想抱住自己。

        突然横亘住她手臂的花梗的让她想起手边的花。她捏起花茎,闻了闻瓣间散起的花香,决定去看看涉的表演权当散心。

 

        循着热闹的声音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少年所在之处。

        “——我能模仿所有的声音!就像无数张假面!是的,能扮演许多人物才是真正的表演者!”

        远远地就能听见涉富有活力的声音,杏隐匿在处偏僻的地方看着他戴着假面在台上给台下的人带去欢乐,像一名优秀的小丑,或许在台下的一张张笑脸就是小丑存在的目的。

        就像我一样。杏这么想着。

        杏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会产生那样的想法呢,自己跟涉怎么可能会是同一种人呢,涉充满活力,在人群中大放异彩,被诸多目光追赶,而自己恨不得是想尽办法躲开那些恐惧的视线。大概是独自流浪了太久,过分急切地想找寻一个同类了吧。

        表演在杏的走神中结束,等她反应过来重新望回舞台的时候,涉正独立于舞台中央看着观众们离去。那一瞬间,杏觉得涉与他脚下的舞台骤然与离散的人群分隔开,虚无缥缈的好像是两个世界。

        驻在涉的肩头的白鸽对上杏的方向,趁他不注意,扑棱着翅膀飞到杏的肩头。察觉到鸽子动静的涉转过头来,脸上又是初见时灿烂的笑容,

        “能在这里相遇,也是命运和爱的缘故吧!如果是你的话无论何时都非常欢迎!”

        涉话音才刚刚落下,突然几个孩子从旁边跑出来一边对涉喊着“怪物!”“变态假面!”一边迅速跑走。

        杏担心地看着涉,对方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或者说他反而笑的更开心了。杏莫名地产生了丝落寞,不知是为涉还是为她所产生的。

        “谢谢你的花。”杏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从躲藏的树间跳到涉的面前。

        涉彼时还年少,杏蹲下身子直视那张尚未褪去稚嫩的面孔,想起了不知道哪里听过的话:

        让我扮演一个小丑吧,让我在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中不知不觉地老去;宁可用酒温暖我的肠胃,不要用折磨自己的呻吟冰冷我的心。

        虽然不知道你是扮演着什么样的小丑角色,但是……

        “我现在也是一个人哦,我也是怪物呢,要和我一起住一段时间吗?”习惯“失去”的魔女第一次说出邀请的话语;习惯“给人带去惊喜”的少年第一次久久愣神。

        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非常自然,这大概真的是涉一开始说的“能在这里相遇,也是命运的缘故吧”。

        她当初来到这里是一只鸽子带的路,如今又因为鸽子送花而领回一位少年,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END

最后的碎碎念,这算是留白吧。往后的日子是浅淡安宁抑或是轰轰烈烈富于惊喜,皆看各位内心了。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