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比较,嗯…质朴,一般都悲伤中带温馨吧。
常混乙女,圈小。
胆子比较小,自说自话的厉害。但是请评论我……
对腐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别人觉得是基情的在我看来都是正常兄弟情啦……(扶额)
以前都是黑历史。
头像来自刀剑圈阿丞丞太太,不要私自用。

三片羽毛

本文cp薰×杏,杏=Anzu=转校生≠玩家,

ooc有,我实在是不太会说薰的那种语气(挠头)童话三片羽毛paro。

大概后期会改。感谢观看。是当初薰白婚卡面激发的文。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聪明伶俐,被称为天才,老三羽风薰吊儿郎当,游戏人间,老大、老二都以调笑他为乐。国王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他不知道传给谁才好。

     一天,国王想出一个好主意,就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对他们说:“我要把王位传给你们中的一个。你们谁能给我带回来一片海,我就把王位传给谁。”说完,国王拿出三片羽毛,向空中一吹,然后说:“羽毛飞去的方向就是你们前进的方向,去吧,孩子们!”

     只见三片羽毛一起飞了起来。羽风薰随意的挑了其中一根羽毛跟着它走了出去,身形潇洒。原在王座上端坐着的老国王情不自禁地握住了王座的扶手,身边的大臣赶忙走上前,却被国王那凝重的脸色吓在原地。羽风薰潇洒地解下肩上的披风递给门边的侍从,侧脸逆着光,那飘飞的羽毛在他的身侧打着旋儿,柔软的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出了不真实的橙金,好像下一秒就会随风飘散一样的虚无。

    那片羽毛飞向了王国边缘的海,最终掉进了海。雪白的羽毛沾水之后不复飘逸,随着海水在那里摇摇晃晃,一如他羽风薰的命运——任意被他人所左右,唯独不属于自己。

    “啊哈哈,凡人就该像凡人一样,在角落里适当的应援就好了。”羽风薰朝着那轻巧就被大海吞噬的羽毛自嘲一笑。

    清新的海风灌进肺里,哗哗的潮声像是要把人吞没。远处临海镇上喧哗的人声渐渐消散在风里。羽风薰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突然就想冲浪了——

    由于是个临海的国家,海边的居民们总会有各种各样与「海」相关的活动。羽风薰自从体验了一回冲浪的感觉之后便对那种自由的感觉念念不忘。

 

 

 

    杏打从一开始就在远处的海岸边捡拾海螺,寻找海螺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与这海边人们格格不入的,呆望着海的少年。隔得太远,杏看不清他的表情,却没由来的觉得他的身影很落寞。她蹲下身去借着海水仔细清洗着捡拾到的海螺,擦拭完毕站起身的时候发现他在海面上肆意冲浪。那个少年此刻一反先前落寞的样子展露了最真实的打从心底的笑颜,灿烂的有如六月的晴空。

    那片海依旧那么碧蓝,与头顶上同样湛蓝色的晴空交相掩映。少年那柔软的浅棕金色头发在日光渲染下泛着浅淡的橙金。那深蓝的海水,澄澈的能望见地下自由遨游的鱼儿,海水在他身后逐渐形成一片巨大的扇屏状波浪,扇屏那顶部的白浪远望去像是白色花丛。他就半弯着腰站在冲浪板上,动作娴熟而姿态优雅。那双偏棕黄的眼里仿佛盛着整片海。海风掀起他的衣角和杏的长发,斑驳的碎光随着潮水向四面八方涌动着。不知哪里才是它们的去向。

 “杏杏丫头慢慢走,随风而舞慢悠悠——” 空灵的歌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即使夹杂在海潮声中也清晰依旧。羽风薰抬头向岸边看过去。远处有个踩在细碎沙滩上的女孩子,有海风朝她吹去,栗色的长发被胡乱吹散。她抽出抱着几个海螺的手拨按住头发,无意间怀里的一个海螺掉到了沙滩上。对上他眼睛的那一刻。她慌乱的像个猫咪一样快速地跑离海滩。

    羽风薰顺着冲浪板的势头回到了岸边,捡起那个被遗落的海螺。那是一个普通到随处可见的海螺,却看得出被清洗擦拭的非常干净,在光下闪耀着自己的色泽。不知怎的,他顺手拿起放在耳侧,耳边便传来了空灵的海浪声。

    也许这就是海的宝物吧。羽风薰闭上眼睛听着海螺传来的潮声,感受着海风轻抚面颊的轻柔感觉,脑海里却一直回想着刚刚那个落荒而逃的女孩子,尤其是那双像盛着湛蓝晴空的眼睛。那双清澈却又包含着温柔的眼睛。

    自然,羽风薰带着这个海螺回到了城堡。其他两位一位带了一把盐一位带了一瓶水便直接回来了。老国王将海螺放在耳边看着薰的放松的神色,“看起来你有了奇遇?”

    “没什么,不过是享受了一下凡人的自由♪”羽风薰随意地将发尾绕在指尖上旋转。

    “那么下一任国王就是——”老国王的宣布还未完成便被两个儿子打断了,无奈之下只得第二次拿出三根羽毛,“那么,请带一个珍视之物回来吧。”

    三片羽毛齐齐飞起,羽风薰看着阳光下翩飞的纯白羽毛,飘摇到空中,摇摇晃晃,就像是一个人的独舞,神圣而又寂寞。

 

 

 

    第二片羽毛落到了那个临海小镇。

    镇上是不同于冷清皇宫的热闹喧嚣。那片羽毛轻而易举的融入其中,与空气中细碎的光芒相继地相和群舞。薰决定住下一段日子,为这热闹的氛围,为那抹蓝,也为内心的寂寞。

    由于出色的相貌和讨喜的说话口气,薰受到了镇上几乎所有女孩子的欢喜。

    “不论何时我都渴求着与未曾谋面的女孩的邂逅哟~我的爱和你们的美貌都是永不枯萎的鲜花啊♪”既然本人都那么说了,前来搭讪的女孩子更是大胆了起来。不过薰也有在四处搜罗女孩子的途中粗略的找过杏,而且也没有在前来搭讪的那些火热的眼睛中找到过那个有着双湛蓝眼睛的女孩子。虽然有点惋惜但是沉浸在被可爱女孩子喜欢的愉悦中的羽风薰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薰来之后不久正赶上海边的篝火庆典,那是一场朴素却也热闹非凡的庆典,几乎所有人都围在巨大的篝火前面载歌载舞。

    橙色的篝火映照的天边都有些浅浅的橘黄,那几人高的火焰仿佛燃进每个人的眼里,火光的热量透进四肢百骸,连带着心脏也暖洋洋的。也映进了羽风薰心底那最柔软的温暖之处,那个一直被深藏着却时不时被影响着的,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她满满的温柔笑颜的,温暖的过去。不知是离篝火太近还是陷入回忆太深,薰的眼睛有些酸涩。他惊讶的抚上脸颊,却接触到了点点湿润,地上也有了一两点斑驳。薰不禁自嘲的一笑,我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渴求爱、渴求温暖的凡人啊。

    薰坐在稍微远些一侧的喷泉池上看着篝火周围人们的欢笑。他一条腿支起在喷泉池上另一条腿随意的摆放在地上,两条胳膊交叠撑在那条支起的腿上,一副慵懒却也完美遮住脸上任何表情的姿势。篝火前的人们相聚而舞,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有成双成对互相交替舞步的情侣,也有一大家子人一起在篝火前围成一个圈子一起举手唱歌跳舞的家庭。篝火前那个最大的圈子,或许认识或许不认识,或许交好或许交恶,唯一有的只有每个人脸上心满意足的微笑。那不似自己家里一般虚伪微笑的真情实意的笑容。

    就像,母亲偷偷带着他出去玩的时候。

    杏注意到了他。

    原本和奏汰急急忙搬运着烟火的杏,在一片篝火映亮的欢声笑语中一眼注意到了薰,明亮的火光勾勒出少年清隽,模糊的身影,他坐在那,身后是蓝色的黑夜。

    满场的笑颜、温暖的篝火、温柔的气息让羽风薰一时分不清今夕何夕,曾经经历的事情早就模糊在记忆里,曾经的生活也已经渐渐难以回忆,唯一不变的是给他的温柔感觉。

    啊啊,原来,我也会像凡人一样渴求啊——

    平日的坚强似乎就在这一刻,在这温暖的光芒里消融出点点细缝。

    时光交错,篝火的火舌带着温热的气息盈满羽风薰的双眼,羽风薰把头埋进臂弯遮掩住哭泣的眼睛。果然,我还是会渴求温暖的吧……

    点点的光亮,细碎、恒久,带着不同于篝火的感觉,慢慢靠近了薰。

    杏坐在薰身侧,安静的燃放着手里的线性花火。羽风薰抬起头,那双眼睛不再晶莹明亮,而是似乎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变得有些迷离。那颜色深沉地几乎让杏也觉得感伤起来,但是她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递给羽风薰一根线香花火。

    “喏,给。”

    羽风薰茫然地眨了眨眼睛,顺从地接过了那尾部还带着些许温热的线香花火。

    线性花火那微小却又璀璨的光芒,映衬得二人的脸庞都有些柔和。那个初见时从此逃跑的少女,此时此刻安静的和他面对面蹲着,无声地看着手中逐渐燃尽的花火,那初见时吸引他的那双蓝色的眼眸映着点点花火的光芒显得更加柔和而闪亮。

    杏看着花火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不同于场上人们那张扬式的快乐,她的笑靥,安静却又真诚。

    他喜欢那样的笑容。

    薰不自觉的看了远处的人群一眼,又转过头来看着那对着花火微微眯着眼睛笑的女孩子。

    虽然他也喜欢灿烂的笑靥,但是他最喜欢她的笑容。比喜欢她的眼睛还要喜欢的喜欢。

    在月光和花火的渲染下,她笑起来的时候,那眼里仿佛有着万千星辰。“我是薰。”“嗯。”出乎意料的回答让羽风薰愣了片刻,继而忍不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线香花火燃尽的黑色灰烬散落在二人脚边,一片落寞却又见证着先前的温馨。

    杏后知后觉的抬起头,羽风薰放肆的笑颜花了她的眼。她片刻便反应过来,慌乱地站起身来,线性花火的余烬随她的大幅动作而有些抖落在地,“杏,我的名字是小杏。”女孩标准地鞠了一个躬,耳边的碎发巧妙地遮掩住了不知是因窘迫还是其他原因而羞红的脸颊,却遮不住通红的耳朵。

    羽风薰把手握拳放在嘴边清咳了一声,站直了身体,“杏,”羽风薰低吟了一句,杏疑惑的抬起头看向他,薰扬起笑容,“小蒲公英♪我们一起去约会吧~”

    杏沉默的看着羽风薰,正当薰因为空气凝固而想缓和的时候,对面的杏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掺杂着嫌弃的无语表情,紧接着再次像初见时的那样迅速的后退狂奔逃跑。急匆匆地连手上的线性花火的小木棒也未扔掉,就像二人的羁绊,被她牢牢地握在手里。

    “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呢。”薰蹲下身拾起另一根余烬落下后的小木棒捣鼓了几下,不过多亏了她,他的悲伤也被巧妙地冲淡了些许。现在再度回想起来也没有那么悲伤的感觉了。

    『噗咔♪噗咔~』身后的喷水池里突然传出了奇怪的声音,薰循声望去,只见一开始平静的水面下出现了一团黑影,接着微妙地浮起一根水蓝色的呆毛,紧接着露出了半个头。全身都浸在水里的那位少年,那双水蓝色的眼睛看着薰,缥缈而又直视心底。

    “虽然很可惜不是美人出浴,但是你需要帮忙吗?”

    “「噗咔~噗咔」,三王子真是个「麻烦」的人呢~♪杏可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哦~”

    “哈哈哈哈,可惜,这是一个温柔的好人,没有任何原因就要痛苦着死去的世界。”薰自嘲的笑了一声,沉下了脸。

    “你不开心呢。虽然但是总有一天一定会找到能包容这份「麻烦」并「爱着」的人的。薰是「好孩子」,神肯定会给「奖励」的。而且,杏拥有的,不仅是「温柔」♪”薰没有回话,二人的沉默因为杏捧着毛巾一路小跑过来,奏汰自己迅速从池子里出来而结束。

    但是薰还是接受了奏汰的话去找了杏。虽然薰轻浮的态度不仅打扰到杏的工作还让杏对他产生了些许畏缩,但是杏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不如说是慢慢地接受了薰的到来与融入。

    “物理的距离就是心灵的距离吧。

呃,可以靠近你吗?可以缩短一下与你的距离吗?

嗯?你问我为什么想要缩短距离?因为你是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这样不行吗?

会被美丽的花吸引是男人的习性呢……”

    每每面对这种轻浮的语气杏总是虽然一脸嫌弃但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允许对方的接近。

    那个温柔又不失坚强的少女,他喜欢她的笑容,喜欢她的坚强,喜欢她的温柔。

    他的珍视之物。是她的笑容,是渴望被爱的本心。

    薰回到王城的时候,国王一看见他的表情便知晓他寻到了珍视之物。两个哥哥一个寻到了珍贵的宝石,一个寻到了精美的波斯绒地毯。两个人嘲笑薰的时候薰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他的双手空空如也。

    “薰。你寻到了?”

    羽风薰的笑澄澈明亮,他眼中的晴空万里无云,一派清明。

    “嗯。我找到了,我想要的小蒲公英♪” 也是那能包容各种风,并做出回应的小蒲公英。

 

 

 

 

    最后自然无法定论,国王也最后一次拿出三根羽毛向空中吹去。

    第三片羽毛是,带一个女孩子回来。薰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在羽毛飞起的那刻他便一把抓住那即将归于虚空的羽毛回到那个热闹的小镇。他没有可以去找她,而是在他俩曾经交心的地方静静地坐着,等待着。

    “哒、哒。”有花瓣悠扬地飘落在薰面前的地上,月光倾泻,为花瓣染上浅浅的银白。宁静的夜里响起了两声清脆的脚步声。正是杏。

    他柔和了表情,朝杏半弯着腰伸出手,“是为了见我而来的吗?真是热烈呢~我很开心啊♪和我回皇宫一趟吧,小蒲公英。物理的距离就是心灵的距离吧,我想更加缩短我们的距离♪”

    手心躺着一片柔软的羽毛。

    杏微微侧着头,面前的少年下意识地朝杏笑了一下,月光洒进这个小巷,柔和的晃了杏的心神。

        “谢谢你……但是皇宫果然我还是……”杏为难的表情让薰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薰攥紧拳头捏住手心里的羽毛,不顾那变形的梗梗的手心生疼,对杏露出往常的笑容:“抱歉。”他转过身去,杏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被两人慢慢远离的小巷,路灯扫过羽风薰的脸颊,灯光中从暗到明,再由明变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薰就那样走在她前一步的位置,熟悉的浅棕金头发,熟悉的眉眼,却没由来的觉得寂寞而陌生。

        杏停下脚步,攥着下摆陷入纠结。薰走了两步之后没听见后面的声音,停下侧身看向杏。那在月光下稍显的有些浅金色的双眸不带什么情绪的看向她,眼底的情绪皆被隐藏在最深的角落,就像海洋深处。

        路灯下的少女低着头攥紧衣角,好像在努力压抑着什么,栗色的头发被镀上一层朦胧的暖黄。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放开已经被蹂躏的皱巴巴的衣角,抬起头,“也许,皇宫也是一个可以让我长见识的地方呢。”

        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嘴角的弧度是那么的自然而恰好。柔和的面庞几乎要融进周遭暖色调的灯光中,昏黄灯光下能看见她明亮的眼眸闪闪烁烁,像是揉进了一整片澄澈的海洋。

        薰一反前面的寂寞,爽朗的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笑得甚至有泪水从眼角流下。月光照射着那浅棕金色的头发褪去了棕色化为了纯粹的浅金,那透明的泪水折射着暖黄的光晕掉落在地,又转瞬隐匿在黑暗中。

    薰领着杏回到了皇宫,老大老二则各自带着一个漂亮的贵妇人回来。杏在两个人对比下是那么的普通那么的不起眼,就像沙滩上的沙子,轻而易举的被埋汰。但是老国王也没说什么,设宴款待了众人。接着老国王带着一行人参观了皇宫,见到了各种名贵的珠宝,薰一直在观察杏的神情,与其他人的惊叹艳羡的神情与众不同,杏面对着那些财富皱着眉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老国王宣布第二天再做决定。

        夜里,杏在侍从们准备的寝室里辗转反侧。她来这里不过是为了薰,要是是为了那些财富的话,那可真是违背了她的初衷,也违背了她对他的真诚。

        第二天天微亮,杏起身偷偷摸摸却意外顺利地避开守卫离开寝室准备回到小镇。

        杏走到大门口,城门也已经打开。

        云朵扯开一角,浅金色的光芒霎时笼罩万物。光线透过窗户流淌进城堡,一点一点爬上墙面, 澄澈而透明。逆光之时有个身影靠着墙,衣角被清朗的风微微掀起,点点碎金洒满他的发梢和肩头,浅色的发丝在阳光中几近透明,他慢慢地转过头来。阳光温热的气息盈满杏的双眼,迷迷蒙蒙,不知是梦还是现实。

        杏觉得世界仿佛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迷蒙的一片似乎能听见树叶抖动的簌簌声,天边缭绕着的鸟鸣,还有自己咚咚的心跳。

        晨钟有序的敲响三下,宛如婚礼殿堂上神圣的钟鸣。周遭有准备物十的侍从匆匆跑过,在一片喧嚣中薰缓缓地朝杏走去,脸上是杏熟悉的温柔微笑。阳光把他的脸庞渲染的坚毅而又柔和,嘴角的弧度宛如此时门外的晴空般明媚,那浅色的双眸里清清楚楚的映出杏那双蓝色的眸子。

        “薰先生……啊……王子殿下。”杏局促地想后退一步却在那注视之下怎么也挪不动步伐,她在袖里轻轻捏了捏自己背对着薰的交叉的双手,想要努力驱散心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隐隐的期待与酸涩……

        他嘴唇翘起,朝着杏伸出攥地紧紧的拳头。杏茫然的看向他,后者朝着那个拳头努了努嘴。杏伸出因为紧张而有些手汗的双手,却在半途又收回了手,薰奇怪的看向她,只见她局促又小心在裙摆处擦了擦手汗,再度伸手触碰到薰的拳头。

        微热的拳头接触到有些冰凉的手指,慢慢地打开了。

        躺在手心中的,正是微微有些濡湿的三片羽毛,其中一片似乎还因为外力些许变形。日光倾洒之下,有细小的灰尘在三片羽毛的周围飞舞,好似星光点点闪烁。美丽,纯洁,神圣。

        身后有微风吹来,三片羽毛再度随着风与光尘和舞,落在那光辉却又冷清的大厅里。“我对小杏的感情是不会这么轻易地离开的~♪”

        薰的嘴角再度翘起,对上杏闪躲的眼神,嘴唇翕张,仅仅是只言片语,却像一抹阳光轻而易举地照进了杏不敢正视的内心。

        ——一个国家的王子,也抵不过一个想守护一生最爱的骑士。我希望你能幸福,我希望能成为你的幸福。

        三千世界,所谓输赢,终不过过眼烟云。

        我曾向上天祈求,祈求在漫长的人生之中……如果能够遇到可以用爱来包住我的某个人的话,就万万岁了。

        如今我遇到了,我也想同样的对她。我喜欢大海,她就是我羽风薰的大海,我也是让她这朵蒲公英乘风而起的风。

End.





ps.感情线这里不是很多,也许后面有空会搞番外,如果番外不咕的话肯定会写进去哎嘿~大概番外都是小甜饼了吧

评论

热度(18)